愛情從未進步過

究竟愛一個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究竟什么樣的邂逅,可以舍命不悔?
邏輯的盡頭不是理性和秩序的理想國,而是我用生命奉獻的愛情!
——東野圭吾 《嫌疑人X的獻身》

Piano Tribute to Lana Del Rey, Vol. 2
曲名:Old Money
藝人:Piano Tribute Players
專輯:Piano Tribute to Lana Del Rey, Vol. 2
年代:2014
風格:純音樂,鋼琴

couple-1375125_700

愛情從未進步過

文 / 渡邊淳一

我曾經在日本札幌醫科大學整容外科當了十年的醫生。我當醫生的時候,曾經看到很多生,很多死,也看到很多解剖,從中也體會到人生的快樂和悲哀。于是我就開始研究和創作關于人的作品。

當癌癥患者在深夜開始發作時,我注意到當時唯一能夠拯救病人的就是愛。你想,當一個人在病中掙扎時,有一個愛著他的人在旁邊握著他的手,握著他因不安而顫抖的手,這就是對病人最大的安慰。因此我覺得能夠給人最大安慰的就是愛。因此,我的作品中有很多是寫愛的深度,愛的恐懼,愛的無奈等。

人類社會幾千年來迅猛發展,但是有一種東西是完全沒有進步的,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愛。自然科學是一種前赴后繼的東西,是在前人的基礎上提出更先進的東西,有一個繼承的過程。如果前人沒有基礎給你,你只能從頭來。但是在愛情的世界里,它不可能做到前赴后繼,它不像自然科學是可以積累的。

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我活到這個年齡,我對愛應該有一種領悟。但是我死了以后,我的兒子是不可能將我的領悟作為他進一步開發自己愛情世界的基礎的。他還是要從青春期開始,從騷動期開始,直到成熟。當他到了像我這樣的年齡,他也會死。而他的子孫又開始走他原來的路,而不像自然科學是無限擴進,無限上升,有一種積累的過程的。它沒有積累,它是自己創造,自己發現,同時也從中發現自己。所以不要害怕失戀也不要害怕離婚。人的智慧就在于如何擺脫這種痛苦。

至于男人和女人的小說應該寫什么,我認為寫無法用常理解釋的事情,就是男女小說。比如說一個有錢人家的貴公子,他有錢,人長得又帥。這一定會成為女人追逐的對象。這種事情在我的小說里是基本上不寫的。為什么呢?因為它太容易懂了,太無聊了。那么愛情小說應該寫什么呢?比如說碰到一個覺得不可靠的男人,一個很危險的男人。但他卻有另一種親切感,給人一種震撼力。雖然父母雙方都反對,但是我一定要跟這個人。這才是我們的文學作品要寫的。

1 條評論

  • 邏輯的盡頭不是理性和秩序的理想國,而是我用生命奉獻的愛情!
    這是唯一一本我認為不能用邏輯來推理的推理小說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